六日小说 > 武侠修真 > 三修奇仙 > 第十二章 有狐?打架!

第十二章 有狐?打架!(1 / 1)

“呃~”

“我……”

宁采臣眼珠子乱转,刚要说话,宁风又补充了一句:“别告诉我是刚刚摔的,没有那么快起瘀。”

宁采臣到口的话咽了回去,他真打算这么说来着。

宁风好歹是上中下三辈子混过来的人,一进门就发现不对。只是事情不算严重,又不想败坏老父兴致,这才忍到了现在。

这个时候,一阵喧哗声,从院子的另外一头传了过来。

这院子破落得很,事实上还是隔壁街一间店面后院改出来的,只是在这头多开了个门而已。

宁家父子两人搬到这朝阳镇上来时候,银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,能租得这样房子便算是运气不错了。

喧哗声就是从店面方向传来。

宁采臣如得了救星,屁股挪动,就想起身,嘴里面说道:“儿子,前面店里有热闹看,咱们……”

话说到一半呢,后半截就在宁风严厉的目光下低不可闻了。

这要是有外人在场,看到这一幕不知道该误会谁是父亲,谁是儿子了。

哪里有当爹的在儿子面前噤若寒蝉的?

这便是他们父子两人的相处模式,懵懂乐天父亲,宿慧早熟儿子,十几年早就养成习惯了。

两人都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。

宁风看到自家父亲屁股在位置上扭啊扭的,终究没站起来,便淡淡地道:“父亲不用去看,儿子采买食材时候打听了,有人要买下我们这整条街,想必是收房子闹出的纠纷。”

宁采臣单纯是单纯,他可不是笨,顿时听明白自家儿子早就看出有问题,出去买东西顺便打听情况去了。

真要有人欺上门来,宁风都不用问他,便打听出来,这会儿都找上门去了吧?

对自家儿子妖孽程度宁采臣早习惯了,倒不以为怪,压低声音道:“儿子,反正你进入太阳神宫,咱也不缺银钱了,不如搬家吧。”

“为何要搬,父亲可是住得不习惯?”

宁风望了一眼自己房间,再看一眼院里的主房,想起自己房中凌乱被窝,若有所思地道:“父亲你这几曰都没有回房去睡,是在儿子房中安歇的吧?”

“这你也知道?”

宁采臣眼睛瞪大。

“又不曾打听到有外人欺凌父亲,父亲又提起搬家事,那么是父亲房中有问题了?”

宁风三两句说完,宁采臣除了点头说不出其他话来,还真是这样。

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宁采臣不等宁风再问,声音压得比之前还要低,小声地道:“儿子,咱这院子里,有狐狸。”

“狐狸?”

宁风嘴角抽搐,似笑非笑。

宁采臣点头如捣蒜,道:“对,我房里闹狐狸,估摸着有狐狸精看上了咱房子,赖着不走了。”

他指着额上瘀青,苦着脸道:“为父这额头就是前曰进房时候,听到狐狸叫,然后粉红光一闪,就被打出来了,好悬没昏过去。”

“估计是一只女狐仙,可惜为父早已婚娶,儿子都这么大了。”

宁采臣一脸悠然神往,听他话里意思,若不是有宁风这拖油瓶,他真有跟人狐狸诗词唱和一下,看看能不能勾搭一把的意思。

宁风深吸了一口气,不如此不足以平复心情。

什么女狐仙,这完全是自己老父书生情结犯了,他直接就忽略了过去。

“父亲,这里是朝阳镇。”

宁风平复完,看着宁采臣的眼睛,认真地道。

宁采臣点头,看眼中茫然,没明白。

“十里外,是太阳神宫!”

“天下七宗之太阳神宫!”

“朝阳镇会有狐?”

“哪家狐狸敢靠近神宫百里,抽皮扒筋,再杀上老巢一窝子全端了,这种事情太阳神宫难道干不出来?”

宁风都给气笑了。

什么狐狸胆子那么大,敢到太阳神宫眼皮底下作祟?那叫没死过。

真当太阳神宫赫赫威名,霸道作风是假的啊!

“你说没有狐?”宁采臣看看屋子,又看看儿子,眼睛眨得比什么都快。

“当然没有狐!”

宁风这五个字斩钉截铁,震得宁采臣耳朵发痒。

“父亲,你何不对人提提,神宫亦有执役弟子在镇上。”

宁采臣理所当然地道:“我儿子是神宫弟子,怎能传出自家有狐还得求救外人的事,那不是掉你面子嘛,不妥不妥。”

宁风既是感动,又是哭笑不得,敢情自家老父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生生忍了这么多天?

“那……现在……”

宁采臣自然是相信自家儿子的,只是心里面还有些忐忑。

“很简单。”

宁风冷笑一声,走入厨房,取出做饭时候就准备好的湿柴火,点燃,一整堆都扔到主房外。

宁采臣张大嘴巴,叫道:“儿子,你这是要烧房子啊?”

“既然闹狐狸,那不如一把火,烧了干净!”

宁风声音放得很高,别说院子里,房子里,就是外面都能听得真切。

湿柴火燃烧带来浓烟,顺着门缝就钻进去,转眼房子的窗户缝隙里都开始往外冒烟。

“咳咳咳~咳咳咳~~~”

忽然,剧烈的咳嗽声从房里面传来,一个粗鲁男子怒吼声炸开:

“好狠的小畜生,想烧死老子啊。”

这声音一出,本来躲在儿子后面看热闹的宁采臣一个踉跄,差点跌倒。

这就是他想象中的女狐仙?

听声音就完全不可能产生任何幻想好嘛。

说话间,一把椅子从门中砸了出来,直接砸开房门,砸在冒着浓烟的湿柴火上,火星四溅。

夕阳晚照,火星溅射,将房中情况照得清晰,就是浓烟未散,宁风父子依然能清晰看到一个虬髯大汉从房中大踏步地冲出来。

“儿子快闪!”

宁采臣看对方如此威风,又想到宁风还没有正式拜入太阳神宫学得法术,如何是对方对手,就想拉开儿子自己冲上去。

临头他都没想起来,他一五体不勤老书生,能是人家对手吗?

拽了一下,宁采臣没能拉开宁风,反倒是被宁风一摆手,掩到了身后。

“父亲,你且看着就好了。”

宁风声音沉稳,目光紧紧地盯视着冲出来的大汉。

“装狐吓人搬家,当是与那要收一条街者有关。”

“被人派遣来以此手段吓唬人者,实力肯定不怎么样,顶天不过练气一二层,关键是……”

宁风目光一转,落到大汉下垂的右手上。

他左手掩着鼻子遮挡浓烟,右手垂落下来,似乎握着什么,从指缝间看去,似乎呈粉红色。

再联想之前宁采臣形容,宁风心中就有数了。

“应该是一件小法器。”

“须得注意。”

在宁风观察对方时候,大汉也在观察他。

“太阳神宫外门弟子。”

“还好,神宫外门弟子向来打基础,从来不准修炼法术。”

大汉心中大定,要是其他任何门派的外门弟子,他掉头就跑,绝对不敢往外冲。

没办法,太阳神宫外门弟子只打基础,专修药师琉璃经的事情,修仙界中就没人不知道。

“嘭!”

浓烟散开,火光四溅,大汉冲出房间,踢散了柴火。

——他,只有一击之力!

大汉紧紧盯着宁风的太阳巾,目露凶光。

——法器威力有限,连老父受之也没有大伤,想要发挥作用,他只能打头。

宁风瞳孔骤缩一下。

在大汉冲出一瞬间,他忽然举步,迎了上去。

“看来要打架了。”

宁风心里面一个让他自己都哭笑不得的念头,突然就涌了出来。

“话说,好像三辈子加起来,几十年没打过架了吧?”

“架是怎么打的来着?”

“啊~”宁采臣惊叫出声,当然,他要是知道宁风这会儿心里想法,能叫得更大声去。

“刷”地一下,大汉手掌一翻,藏在掌心的小法器显露出来。

绣球,那赫然是一个粉红色的绣球。

好好一条大汉,拿个绣球当法器!

宁风嘴角抽搐一下,毫无征兆地向着右前方,一步迈了出去。

“嗖”的一声,他耳朵发痛,鬓发飞扬,眼角余光扫到粉色绣球擦着他额角飞过。

“躲开了!”

大汉和宁风两人心中同时闪过这三个字,一个惊慌,一个笃定。

宁风跨出去的脚还没落地呢,右手两指并在一起,竖起来按在太阳巾上。

“不好!”

大汉大惊失色,如宁风之前一般,整个人绷紧,随时准备闪躲。

“向左,有水缸!”

真正开始争锋,宁风完全忘记了之前关于打架的可笑念头,整个人无比沉静,沉静到所有东西都被他纳入了计算。

“是右边!”

宁风一眼将所有情况收入眼底后,手指猛地离开太阳巾,作势欲点。

大汉怪叫一声,向着一侧把自己扔飞出去。

果然是

——右边!

宁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,重新把手按在太阳巾上。

下一刻,绚烂光辉从太阳巾上迸发出来,凝于宁风手指。

再一点,向右!

这一次,一道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睛的光束从宁风手指迸发出去,毫无悬念地打在刚刚落地,还来不及爬起来的大汉身上。

“嗤~”

淡淡白烟从他身上冒出来,同时还有一股烤肉般的焦香味道洋溢着,貌似,有点惨烈……

最新小说: 我在洪荒养剑 西游:我是妖王 洪荒:神级选择!开局收了祖龙! 我燃灯也是有追求的 修仙:曹贼的秘密榜单 志异世界,著书成圣 修真门派战国路 修罗神帝 如水剑道 大唐斩妖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