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日小说 > 武侠修真 > 三修奇仙 > 第一百五十一章 金井

第一百五十一章 金井(1 / 1)

“你还来……”

宁风“噌”地一下,火冒三丈。

能从他身边传来落水声音的,除了白潇潇那厮,还能有谁?

果不其然,他扭头一看,这回更了得,除了白潇潇之外,连牛妖都不见了。

在宁风脚边也不远的地方,就两三丈处,桥梁处出现一个豁口,正好是比一人大一点,正好让牛妖跟白潇潇通过。

通过桥梁的豁口处望去,可以看到一条浑浊的河流在奔涌不息,中间一个个浪头涌起,打落,一牛妖,一白潇潇,两只手都高高地举起来,随波逐流而去。

宁风远远地看到,白潇潇在呼救,但不知道是激流汹涌掩盖了声音呢,还是宁风现在听都懒得听了,总之他只看到白潇潇嘴巴在开,愣是一点声音没听到。

只是一两个呼吸时间过去,白潇潇和牛妖就被浪卷向下游远去,看都看不见了。

“罢了……”

宁风懒得去想白潇潇会不会出事了,经过之前种种,他十分有把握,兴许一转眼,在下游的某处,白潇潇就会突然冒出来出现在他身边,可怜巴巴地喊一声“哥”。

站在下面有激流涌动的桥梁上,宁风顿住脚步,眉头皱起,一改之前匆忙赶路的状态,好像隐隐地感觉到了什么,在浑浊的河流上方沉吟不语。

“事情,或许不是我想的那个样子。”

“或许,我的方向,一开始就是错的。”

宁风以手托腮,靠在桥梁上,仰望天穹。

时间,一点一点地随着下方浑浊河流流逝,片刻之后,天色再次暗了下来。

这一次?,宁风的反应,与之前截然不同了。

他没有去凝神听魔宗七夜在说什么,亦没有再去看,被吊起来的人又是哪个?是否熟人?

宁风一步步地走下桥梁,一步步地向着前方走去,从河流的上流,走到下流。

他没有抬头看,河面却倒映出天穹上景象,夜幕上数十条高悬的银色丝线上,一个个被绑得成粽子的人。

“一网打尽了吗?”

宁风心情如古井无波,他甚至不去辨认,这里面有没有陈昔微。

“有如何,无又如何?”

“她若尚且无事,我赶去并肩作战;她若有事,我赶去营救便是。”

“当务之急,找到他!”

“夜公子,魔宗,七夜!”

宁风自己都没有察觉到,他的气息在不住地凝聚,原本与他格格不入的阴阳镇,这个得不到任何力量补充的诡异地方,仿佛正在不断地接纳着他。

导致这一切的,似乎是某一种媒介,在以宁风都注意不到的方式,在起着特殊的作用。

天上景象不知何时消失,宁风脚步不停,脑子的念头亦不停,仿佛是在一片雾气中伸手不见五指地前行,只是在等待着一道闪电,洞穿一切。

片刻后,忽然,一个声音传来:“哥~哥~,你等等我啊。”

宁风脚步一顿,脸上神色变化与之前不同,好像已经见怪不怪了似的,又如怒其不争一般,淡淡地回望一眼。

在不远的地方,距离奔腾浑浊长河最近的地方,一个湿漉漉地身影凭空出现,连牛妖都不见了。

不是白潇潇,又是何人?

“又是灵光旗吗?”

“真是一门好神通啊。”

宁风感慨着,脑子里浮现出白潇潇通过牛妖之力,竭力地在奔涌的浑浊河流中施展这门神通,无数次后终于成功了一次,将母旗掷上岸,通过子旗回归。

白潇潇会有这个表现,宁风一点都不觉得奇怪。

一路行来,他总是会以各种方式诡异消失,又会以各种异乎寻常的方式回来,他直接给浑浊河流冲没了,宁风才会觉得诧异。

“哥,你不知道这回有多险,这河里有鬼鱼,就差一点点,我就让它给吞了都。”

白潇潇抚着胸膛,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。

他浑身湿漉漉的,一路走来,一路滴水,第一次白潇潇身上其他的水会超过口水。

换成之前,宁风或许会露出很嫌弃的神情,一脚踹出去表示离我远点之类,但这一次,自从自那道桥梁下走下来后,他的情绪似乎一直沉浸在古井无波当中,只是略略点头,全无表示。

“哥,你怎么了?”

白潇潇诧异地看了宁风一眼,他都做出闪躲姿势了,宁风的脚竟然没有踹过来,这让他无比奇怪。

宁风看着他的目光,更让他觉得毛骨悚然,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东西附上了他身子一样。

突然,一直沉默,从桥上下来后,就再没有开过口的宁风说话了:

“小白。”

“嗯?”

“阴阳镇很大吗?”

“啊~”

白潇潇一脑门除了水,就剩下问号了,不知道宁风这句话是从哪里冒出来的,指的又是什么?

“哥,你说什么?”

白潇潇挠着脑袋发问。

宁风摇头,不语,全无征兆地扭头,向着相反方向,向着来时候路走去。

一步一步,健步如飞,远比之前坚定,亦远比之前快速。

白潇潇错愕的那点功夫,宁风已然远去十余丈。

“哥~”

“你等等我啊,哥~~”

白潇潇大喊大叫着,快步跟上。

两人一前一后,沿着来时候的路,向着阴阳镇相反的方向,大步流星。

一开始,宁风固然沉默不语,至少还有白潇潇在大呼小叫,到得后来,因为得不到任何回应,白潇潇也沉默下来,郁闷地挠头想着哪里不对。

一路闷行。

宁风除了扭头换方向,除了脚步变快之外,似乎又沉浸入了之前那种古井无波近乎麻木的状态,就那么闷头向前,不闪不避。

过了钟馗庙方向,再往前行,钟馗大尊之前发威留下的余威自然不足以威慑阴阳镇鬼怪,无数的孤魂野鬼,以各种千奇百怪挑战人类想象力的方式不断地出现,阻拦去路。

白潇潇开始重新大喊大叫,牛妖都给再次召唤出来了。

宁风则恍若不见不觉,无论拦路的是什么,都是简简单单地一头撞过去。

“啊~”

当宁风撞入第一头鬼怪体内鬼怪时候,白潇潇惊呼出声,旋即惊呼声戛然而止。

在他眼前,一幕奇景出现了。

在与鬼怪接触的一瞬间,宁风身上有奇怪在迸发出来,这道光既是星光,又有日冕,似乎是将星辰的力量与太阳的力量,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。

这股奇光冒出来时候自然而然,仿佛它原本就该是如此,全无斧凿痕迹,全无勉强。

无论是什么鬼怪,在接触到奇光的瞬间,尽数无声地嚎叫着,烟消云散。

阴阳镇里,宁风正在以最豪迈,最狂放的方式,在横冲直撞,在向着某个方向,飞速地靠近过去。

一路身后,留下的是溃散开来各种鬼怪,还有白潇潇惊异无比的目光。

这一路快步而行,不过小半个时辰,两侧风景各种变换,似是横穿了大片的区域,至少是横穿了无头猛鬼王掌控的阴阳镇区域。

突然,前面一蓬金光,映入宁风的眼帘。

这金光柔和,纯粹,有一种无法形容的贯穿和协调感觉,仿佛它贯通了阴阳镇的地面,又是阴阳镇中原本就该有这种光。

沐浴在这种金光下,无论是宁风、白潇潇,还是各种鬼怪们,全无不适,恰似任何一个世界的人,沐浴在星光下一般。

“那是什么地方?”

宁风在闷头转向后,第一次开口说话。

白潇潇连忙凑过来,冥思苦想,接着一拍脑袋,道:“哥,那该是金井,传说中阴阳镇中才有的金井。”

“金井吗?”

宁风若有所思,这个说法,他是听说过的。

事实上,凡间帝王将相的阴宅,多数都有金井这一个说法,其根源就跟阴阳镇有关。

相传,阴阳镇中有很多这样的井,它们通体金光,踏入其中,就有机会从阴阳镇,进入阳间。

凡人将墓葬打造成那个模样,本就是寄托了从阴阳返回,再活一生的美好愿望,听到有这样一个神物,再是牵强附会,也想要在阴宅当中建那么一个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宁风在看到金光,在听到金井两个字时候,心中就是咯噔一下,仿佛冥冥之中,有什么在揪着他的心。

只是一转念功夫,他便下定决心,探手入怀,同时闭上了眼睛。

“就是那里!”

稍顷,宁风豁然抬头,将手从怀中举了起来。

白潇潇不明所以,向着他手方向望去。

只见得,在宁风打开的手掌上,一小撮尘土般的东西飘散开来,还有淡淡的花香。

“这是什么?”白潇潇脱口而出。

宁风淡淡回答:“花瓣,最后的花瓣。”

“啥子?”白潇潇有听没有懂,一激动家乡话都开始往外面冒。

宁风自然不会有心情去跟他解释这得自垃圾婆婆的东西有多神妙,这是两个人共同记忆的媒介。

通过对这最后花瓣的消耗,宁风在陈昔微的记忆里面,看到了一口冒着金光的井。

这,就是宁风能得到的最后线索。

“昔微一定是在那里。”

宁风在心中重复了一遍这个判断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到底是在给自己信心呢,还是真的如此坚信。

他快步地向着金光冒起的地方去。

只是片刻功夫,一片荒凉宅院的后面,金光源头处,宁风看到了一口井……rs

最新小说: 大唐斩妖人 我在洪荒养剑 我燃灯也是有追求的 西游:我是妖王 志异世界,著书成圣 修仙:曹贼的秘密榜单 修真门派战国路 洪荒:神级选择!开局收了祖龙! 修罗神帝 如水剑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