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日小说 > 武侠修真 > 三修奇仙 > 第一百七十九章 日曜为辇,千古盛事

第一百七十九章 日曜为辇,千古盛事(1 / 1)

“目的……”

曾醉墨等人的目光一转,全都落到了陈昔微的身上。、ybdu、

陈昔微更干脆,脆生生地从口中蹦出来两个字:“观战!”

“呃?”

宁风咽了口唾沫,他是觉得不对,可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一个答案。

观战是什么意思?

换句话说,他们这么千里迢迢过来,就是为了看一场戏?

这对他们有什么用处吗?

宁风心中跟明镜似的,要是换成某些小宗门弟子,那么或许近距离感受一下高层次的战斗,那是难得的机缘,对日后发展有大助益。

可是他们不同。

他们身为太阳神宫亲传弟子,自家长辈就是那样的大能,朝夕相处,时时讨教,更有神宫万年积累的典籍可供查阅,小宗门弟子眼中的机缘,不过是他们的习以为常。

那么,长辈们的目的是什么呢?

宁风的疑惑,清晰地从眼眸中流淌出来,只是除了陈昔微外,他在其他人眼中看到的,亦是相差无几的疑惑。

“他们也不知道……”

宁风立刻明白了,将目光落到陈昔微的身上。

在这个当口,在宁风心里面跟猫爪子在挠的时候,陈昔微却卖起了关子。

她狡黠地一笑,道:“到时候,你就知道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宁风一阵无语,若不是外人太多,他都想扑上去,抱住胳膊。不说就不放耍个赖玩玩。

现在就没办法。只能让陈昔微得意去。

宁风在心中感叹着:“脸皮还是不够厚吖。”

“罢了。”

宁风暂时放下那个问题。转而问道:“后面呢?”

他可是在两人的共同记忆里看得清清楚楚,陈昔微等人前来的穿空梭早被打落了下来,众人飞行速度又参差不齐,各自往南疆去则完全不可能。

经过之前七夜折腾出来的一档子事,无论是宁风、陈昔微,还是这一代弟子当中的强者如曾醉墨、宝玺等人,都不敢让其他人单独离开。

要是再出一个意外好歹,他们有何颜面。去见各自师长?

可如果迁就速度慢的同门,大家一起以龟速慢慢地飞过去,安全是安全了,怕是到得地方,黄花菜也凉了。

没想到,宁风挠头不已的问题,在陈昔微等人看来,却全不是问题。

陈昔微微微一笑,道:“我们有日曜辇,南飞便是。”

“日曜辇?”

宁风脑子里蹭蹭蹭地往外冒问号。

这三个字。分开他都明白,不管是日曜。还是辇,他都熟悉着呢,怎么合在一起,他就弄不懂了呢?

“难道又是一件穿空梭?”

宁风这个疑问没问出来,陈昔微就说出了答案。

将陈昔微的话听在耳中,宁风长舒了一口气,美滋滋地想着:“昔微还是向着我的,生怕我出乖露丑了。”

原来,所谓的日曜辇,并不是什么穿空梭一类法器,而是一种法术,一种非得集体施展的法术。

少则三人,五六七人亦可,数十人为佳,若能数百,则不让天下任何一件顶尖飞行法器。

这,便是太阳神宫经天法门之日曜辇。

“集众人之力,聚合日曜,以为车辇,如日之经天,往来无碍!”

宁风喃喃念着日曜辇的口诀,默默感悟着。

“日曜辇是在来的路上,宗门长老所传授,一般都是在宗门每一代亲传弟子第一次集体行走时候,才会传下来的。”

“当时宁风你正在完成你们天云峰的任务,没有在场,正好现在补上。”

陈昔微将日曜辇的口诀讲解清晰后,腰杆挺直,骄傲地道:“集我们这一代数十人之力,日曜辇经天之速,只会在穿空梭上,不会在穿空梭下!”

“我们一样能按时赶到,不至于错过千古盛事,前人夸功。”

宁风翻着白眼,心想:“她果然知道。”

“什么叫前人夸功,夸的是什么功?”

“如何称千古盛事,何盛之有?”

宁风好奇归好奇,却也知道陈昔微肯定不会说了,省下了功夫,全身心地沉浸入日曜辇的钻研当中。

至于为何众人之中,只有陈昔微一人知晓,其余同门们或许会将原因归于陈昔微师尊,太阳神宫之掌教真人,宁风则心中有数,一如之前在井中月界中,他搁置的那些疑问一样。

这些,全都与陈昔微身上深藏着的谜有关。

不是长辈告知,而是陈昔微,自知!

时间,在宁风的参悟,在曾醉墨、宝玺等人的休养生息中,悄无声息地流淌而去。

日落而月出,玉兔沉而金乌跃。

新一天的朝阳喷薄而出,跃出山与地的层层阻隔,骄傲地跃升到九天之上,恣意地挥洒着晨辉。

同时一跃而起的还有宁风等人。

“日曜,集!”

三十人等,九法十三化催动,各自占据一个方位,释放出属于太阳法门的力量。

宁风等人或站,或坐,或卧,或仰望,或俯首,或静,或动……,恍若一个巨大的漩涡,顷刻之间,汇聚日曜无数。

“起辇!”

宁风清朗的声音传出,“刷刷刷”无数日曜光线交织,形成一座辉煌的日曜之辇。

日曜辇中,宁风等人的身形尽数被包裹在里面,为太阳神光所掩,再是目光锐利如鹰隼者,亦不能见。

“轰!”

一声轰鸣,四下焦土,日曜辇冲天而起,如又升腾起一轮红日,向着南疆方向急坠而去。

“轰轰轰轰~~”

日曜辇的速度的确是远过之前穿空梭,它呼啸而过,如火轮一般,在空中带出一连串的破鸣之声,那是空气都为之洞穿。

一路上,不知道多少人抬头望天,望着日曜辇经天而行引起之天象。

这里面,有口称“阿弥陀佛”佛号者,有茫然不解者,有捻须微笑欣慰者,亦有如七夜这般熟人面露复杂之色。

日曜辇带来的声势,仿佛是一个再鲜明不过的标志,在告诉所有知道不知道的人,太阳神宫新一代的弟子,来了。

日曜辇横空的景象,一直持续了三日。

宁风等人,一路向南,日行而夜歇,其酣畅处,竟让众人有就这么一路下去,一直到天之尽头的冲动来。

“孩儿们,跑得忒快,可怜老人家腿脚,只为多睡了几觉,好悬就没追上,哈欠~。”

当新一天朝阳初升时候,宁风等人要再结日曜辇,一个懒洋洋,仿佛好几天没睡的声音,突兀地传入了所有人耳中……

最新小说: 大唐斩妖人 我在洪荒养剑 我燃灯也是有追求的 西游:我是妖王 志异世界,著书成圣 修仙:曹贼的秘密榜单 修真门派战国路 洪荒:神级选择!开局收了祖龙! 修罗神帝 如水剑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