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日小说 > 武侠修真 > 三修奇仙 > 第二百零二章 九死(一)黯然销魂,别而已矣

第二百零二章 九死(一)黯然销魂,别而已矣(1 / 1)

“砰砰~砰砰~~”

宁风的心脏砰然跳动,之前曾有过的那种莫名慌乱感觉,再次涌现。

伴着那一声直上九天,又荡气回肠满是迂回不舍得凤鸣,漫天雪落。

晴空万里之下,忽有鹅毛大雪,凭空浮现,又片片飘飘落下,恍若一层层的纱帐,执着地要遮掩宁风的眼睛。

再是目光如炬,终是穿不透漫天风雪。

这雪,竟然真的是在太阳神宫护山大阵中直接生成,落下……

“不!”

宁风心中在嘶吼,他顾不得去想,堂堂天下七宗的护山大阵为何挡不住区区风雪,他心里好像猛地出现了一个空洞,有什么珍贵的东西,被人一下子给挖走了一般。

“嗤嗤嗤~~~”

无数道神光在迸发,在散射,光明之山好像能感觉到宁风的愤怒,每一个截面都在放着一道道纤细的光,激散漫天风雪。

鹅毛大雪在神光下蒸腾,化作靡靡之雨而下,打湿了宁风的头发、衣服。

一缕缕头发贴在额上,连眼睫毛上都挂着露水般的水珠,宁风却决然不顾,极目远眺,向着凤鸣声传来的方向。

那里,一团火光乍现,舒展开来,有两翼横田,有绚烂的尾翼长长地拖出,如火焰之焰尾,美丽万方。

凤凰!

典籍有言,夫凤,鸿前,鳞后,蛇颈而鱼尾,龙纹而龟身。燕颌而鸡喙。戴德、负仁、抱忠、挟义,小音金,大音鼓。延颈、奋翼、五彩备举,鸣动八风,气应时雨。

其凤鸣之声,一如箫笙,音则如钟鼓。

无论是箫笙之音,还是钟鼓之响,落在宁风耳中,声声阶阶,无不是一曲——凤来仪!

“昔微!”

宁风终于明白,那莫名的慌乱何来,那莫名的空荡何所导致?

“跟昔微有关。”

“她出什么事情了?”

宁风心中大急,哪里顾得上天月峰是别脉地盘,非本脉弟子不得飞行的惯例,什么表示尊重,什么以示谦卑,在此刻的宁风眼中都是狗屁。

荧惑旗飞天而起,宁风御器而行,直冲破漫天飞雪,向着天边凤凰处飞去。

“那不是真的凤凰!”

“何其澎湃威能,竟然在虚空中显化而出百鸟之王的拟像!”

“这种干涉现世的威能,怕不是寻常**所能导致,为何我会未曾听闻过世上有这等法门?”

宁风越是惶急,在心中的某个地方,反而越是冷静,脑子里诸般念头,电转而过。

“还有,我的心,为什么会这么痛?!”

宁风觉得天上的罡风从未如此凛冽过,从口鼻处,撕裂到肺部,由内而外,痛彻心扉。

这痛得没有来由。

也正因为如此,宁风愈发地肯定,陈昔微出事了。

“神宫当中,掌教庇护之下,又有何人,能让她出事?!”

“十余个元婴大能联手,怕也不可能做到吧?”

宁风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千里距离,不是一瞬能至。

从头到尾,无论如何的呼啸长空,怎样的洞穿风雪,宁风的目光始终如遇到了磁石一般,牢牢地盯视着天上异象凤凰处。

突然——

宁风身形一滞,荧惑旗凝于虚空,明明隔着千里之遥,他什么都看不真切,偏偏能感觉到有一道目光投来。

那是何等熟悉的目光啊?

骄傲似初见陈昔微时候,那个十二三岁,鹤立鸡群的女孩儿;

倔强似日日夜夜,竹林苦练,誓不落人后的雏凤;

温柔似一曲凤来仪后,静静地凝望过来;

调皮似对他吹毛求疵后,银铃般笑声的相伴离去……

……

宁风心中大痛,他分明在这目光当中,感受到了两个字:

诀别!

“为什么?!”

宁风想要大喊,却喊不出口,眼前景象忽然大变。

抛于身后的天月峰,飞掠而过的天择峰,眼前将至的天云峰,裹挟在狂风当中席卷而来的漫天风雪……

一切的一切,尽数消散。

宁风周身暖洋洋的,耳中有清脆的声音,那是风过竹林,又是天籁般琴声的余韵散于天地。

他竭力地向前望去,看到在竹影婆娑之间,一个娇俏地女子,回眸一笑。

一笑之间,漫山遍野的竹林开花。

花团锦簇当中,陈昔微她在丛中笑。

笑得凄美!

双方明明只是间隔着一丛丛竹林,一步之遥,宁风却知道,已是天涯海角,这一步是千里之地。

他浑身都在颤抖,又不知为何而颤抖,只是死死地看着丛中的陈昔微,想要一个答案。

陈昔微还是在笑,好像她现在只会这个表情,又有豆大的泪水,沿着圆润的脸盘,滚落。

她张开口,做了一个口型;她举起手,做了一个动作。

无论是口型,还是动作,对应的都只有两个字,两个让宁风心中大恸的字眼:

“别了!”

“不!”

宁风明知道徒劳,还是一步跨出,还是一手探出,想要追上什么,想要抓住什么。

一瞬间,幻象奔溃,宁风站在荧惑旗上,一步之遥,就是万丈高空。

“昔微,真的是她!”

宁风浑身还在颤抖,他知道,能以如此纯粹的精神力量感染到他的,除了心中所爱,全无防备的陈昔微外,谁也做不到!

这是陈昔微,在向他,告别!

“为什么?!”

宁风对着虚空发问,虚空亦是无言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的嘴唇已经咬破,鲜血一滴滴地沁出,挂在唇上不愿意坠下,恰似宁风如何都不愿意放着心爱的女子离开。

荧惑旗尖啸着,荧惑星力从无尽虚空中灌注下来,旗幡招展,就要不顾一切的爆发出最快的速度。

恰在此时,一个身影在前方的侧面。

——沈兆轩!

宁风的引路师兄,就这么大袖飘飘,凝立虚空之上。

他开了开口,似要说什么,然而到口的话,却又重新咽了回去。

到头来,沈兆轩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目露怜惜之色,向着侧面,于虚空中横踏了一步,就此不动,目光则不曾移开半点。

他用这一步告诉陷入疯狂当中的宁风,无论宁风做什么,他这个做师兄的都不会阻拦,只是在担忧。

宁风冲着沈兆轩点了点头,旋即,将目光投前方。

不知道是在沈兆轩之前,亦或是在他之后,两师兄弟的师尊,天云峰一脉之主的天云子负手而立于前。

“宁风,不用去了,没用的。”

天云子淡淡地说着,但他眼中流露出来的,对得意弟子的担忧,却在告诉所有人,他并不是那么平静。

“师尊!”

宁风深吸一口气,躬身行礼,“我要去,还有,我想知道,发生了什么?”

天云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稍稍闭眼,转瞬间,叹息着再睁开,伸出一只手来,遥遥地点向宁风。

霎时间,漫天云气汇聚,无尽灵气激荡,孤峰倾斜般的灵力向着宁风碾压过来。

对此,宁风眼睛眨都不曾眨上一下,只是以恳求,以哀求,以乞求的目光,望向天云子。

他没有闪躲,天云子如果真的要阻止他,闪躲又有何用?

宁风只是在恳求,恳求自家师尊,体谅他此刻的心情。

“罢了!”

天云子叹息一声:“痴儿啊!”

灵力如潮,直接在虚空中凝成了一只云气的手掌,屈指,点在宁风的眉心。

时间,仿佛都在这一刻凝固。

宁风一如天云子之前,稍稍闭眼,再睁开,神色大变,有恍然,亦有不敢置信,最终一躬身,荧惑旗带出漫天的星光,冲天而起,直接离开了神宫山门,向着东方天边去。

整个过程中,沈兆轩不动,天云子不动,两人只是怜惜,只是叹息,目送着那一道星光。

“痴儿~”

天云子再叹,摇头。

他的身边,几个人影从无到有,在虚空中浮现出来。

对此,天云子全不惊奇,似乎早就知道他们在那里。沈兆轩则慌忙行礼,那一位位,皆是神宫九脉之主。

神宫掌教申不疑,天月峰天月童姥……

加上天云子,九脉之主,一个不少,齐聚于此。

“天云师兄,你何不拦下他?”

第一个开口说话的就是天月童姥。

她满脸的不忍之色,言语中带出不满,带出怨怼,似乎对天云子的处理方式很是不以为然。

在她身侧,神宫掌教申不疑摇头叹息,面露黯然。

“拦?”

天云子抬头望天,声音落寞,“怎么拦?”

“要是能拦,掌教师兄何不拦下陈昔微?”

“要是能拦,师妹你又何必对我那徒儿避而不见?”

天月童姥无言,刚刚她隐在一旁,不想见宁风,还不是因为不想将某些话,由她的口中道来吗?

申不疑更是无言。

天云子哂然一笑,道:“掌教真人怜惜爱徒,我天云子何尝不怜惜?”

“我一拦容易,他过此关却难,随他去吧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天月童姥想到在炼制光明之山时候,在领悟上天台真言时候,宁风的惊艳表现,不甘地道:“宁风这一切该受多大的打击,这样一个好娃儿,你倒舍得?”

她说完,又迁怒沈兆轩,喝道:“你还不跟上看着你家师弟,想让他死在外面吗?”

沈兆轩还不及反应,天云子已经伸手一拦:“不用去了。”

天月童姥见状又要发怒,天云子满是沧桑地道:“我辈身为师尊,代表宗门,既不能为其消弭此事,虚伪的担忧又有何用?”

“宁风是我的徒儿,我自了解他。”

“他不需要怜悯,也不会想要在虚弱时候落入人眼。”

“且随他去,当回来时候,他自会回来。”

“凤凰……,哼,凤凰!”

天云子长笑出声,笑声之中带着几分悲愤,“我的徒儿,经此一劫,涅槃而出,未必就不如他们天外……”

话到此处,戛然而止,天云子一拂衣袖,带着沈兆轩,径直投往天云峰去。

神宫上空,申不疑、天月童姥等人相顾无言,最后化作一声叹息,各自散去。

此时,宁风驾驭着荧惑旗,为一阵烈风,生生从九天之上吹落下来……r1152

最新小说: 志异世界,著书成圣 修真门派战国路 如水剑道 西游:我是妖王 修罗神帝 大唐斩妖人 洪荒:神级选择!开局收了祖龙! 我燃灯也是有追求的 修仙:曹贼的秘密榜单 我在洪荒养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