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日小说 > 武侠修真 > 三修奇仙 > 第二百零六章 三年!

第二百零六章 三年!(1 / 1)

三年。

一千零九十五天!

凤栖梧桐,本是常态;凤凰涅槃,再行高飞,更是理所当然。

在梧桐飞天,凤凰破界的时候,宁风曾经感叹,传说凤凰涅槃,要受五百年苦楚,好在他的凤凰,只用了三年,一千零九十五天。

一转眼,又是一个三年,一个一千零九十五天。

这点光阴,可以让儿童变成少年,少年长成青年,青年变得成熟,中年不知不觉地老去。

修仙者,漫漫岁月,追求长生久视,誓不与草木同朽,然则,三年的时间,也足以发生无数的变化……

太阳神宫,天云峰,水云间外,闲心村中。

“小盈盈,你努力修炼,等主上回来了,说不准可以被选作侍女,以后有个好前途。”

一个中年妇人,满怀欣慰地说着。

在她对面,一座磨盘大小的青石上,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儿,盘腿坐着,沐浴在阳光当中,一本正经地吐纳。

闲心村,宁风附庸所在的村落,其中村民为他们真传弟子服务的同时,亦能得受简单功法,待遇近乎外门弟子。

这些功法固然不能飞天遁地,但最擅固本培元,扎实根基。

<一-本>读>小说

如那个中年妇人所说,要是得了机缘,未必就没有大好的前途。

中年妇人显然认为,她家闺女小盈盈的机缘,就在那个三年不见的主上身上。

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小盈盈吐纳完毕,睁开眼睛。耳中还是中年妇女的絮絮叨叨。小脸上一片茫然。

她循着母亲所指望去。只见得那个被闲心村人称之为水云间的所在,一如过去三年,云遮雾绕着,看不真切。

“娘,主上是谁?”

小盈盈天真地问道,那茫然之色,却是做不得假的。

“啊~”

中年妇人愣了一下。

她脑子里闪过在三年多前,当家的骄傲地把主上带来闲心村。那个翩翩少年,脸上挂着温润如玉的神情,抱起小盈盈,夸赞着她的资质。

中年妇人还记得,主上信手施展了几个小法术,引得小盈盈两眼放光,从此对修炼兴趣大增,三年间苦练不缀。

她还记得,小盈盈曾信誓旦旦地说,以后要成为主上的侍女。要一辈子追随在主上的身后……

怎么,现在。小盈盈却会这么问呢?

中年妇人茫然地对着女儿的茫然,好半晌,终于反应了过来。

原来,三年的时间过去了。

小盈盈修炼不缀,却已经忘却了三年前的话,更忘了那个曾经在她眼中无比高大,无比光芒万丈的主上。

是啊,三年了,怎能不忘!

别说小盈盈区区一个小孩子,一个只是见了宁风一面的人,就是一些曾将宁风视为毕生大敌,视做对手、情敌的人,在三年的时光冲刷下,不触景生情,亦想不起他来。

再深刻的烙印,终究抵不过时间。

中年妇人还在想着如何对茫然的女儿解释呢,异变突生。

“呱~呱~呱~”

蓦然间,鸦鸣声声,呱噪刺耳,响彻天地。

这乌鸦鸣叫,不似单独一只乌鸦所能发出来的,倒更像是成千上万只乌鸦约好了一样,整齐地嚎着丧。

中年妇人和小盈盈齐齐抬头,看到在天云峰外,在神宫之外,一片乌云般的黑影笼罩下来。

这黑影是如此的庞大,以至于她们恍惚了一下才分辨出来,那赫然是一只小山般巨大的乌鸦形象。

声声乱耳,正是从巨大的漆黑乌鸦身上传出。

“咦!”

“冥鸦!”

中年妇人和小盈盈耳中听到有人惊呼,却压根来不及分辨是谁传出来的,便有一道流光从身后破空而去。

“冥鸦?”

“那是什么?”

一大一小两个女人脸上尽是茫然之色,不明所以地看着所谓冥鸦向着太阳神宫方向,合身一扑。

霎时间,绚烂如晨辉的光罩升腾而起,阻拦在神宫与冥鸦之间。

“嗤~”

形如小山的巨大冥鸦受太阳神宫的护山大阵一激,豁然散开,化作一缕缕漆黑之气弥漫开来,稀释在天穹中,无影无踪。

亲眼看到这一幕者,包括那对母女在那,皆是恍然大悟:“魔气啊!”

于是乎,新的疑问又浮了出来。

“魔宗吗?他们想做什么?”

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,随着冥鸦的消散,魔气的弥漫,有一个光点被护山大阵放了进来,循着九脉主峰的天择峰飞去。

随后,宁风这个渐渐被淡忘的名字,却在三年后的此刻,忽然又被所有人想了起来

这一切,只因为一只魔气冥鸦破空而来,自毁般地撞击在太阳神宫的护山大阵上。

“那就是冥鸦吗?”

一个神宫外门弟子,怔怔地看着天上。

冥鸦,又称渡鸦,相传是冥河生灵,实则却是魔宗的一门.,修到极致,能跨界传讯,厉害无比。

它更主要的,则是身份的代表。

凡出动冥鸦,无不是代表着魔宗正式的对外传讯。

魔宗,想做什么?

归根结底,又绕回了这个问题。

那些回想起“宁风”两个字者,在看到冥鸦的一瞬间,便明白了魔宗想要做什么了?

好快,原来,三年时间到了,三年之约,也到了要实践的时候了。

其后数日,太阳神宫上层纷乱一片。

——魔宗七夜,修为大成,将于三十日后,赴中阳山,约战宁风。

——冥鸦传讯,践约之日,两宗观礼。

神宫颜面所系,无可退却,问题是:宁风人呢?

一夜纷乱后,水云间外,沈兆轩踱步而至,坐在一片烟云封锁的边缘,一脸愁容。

三年前,是他亲手封住水云间。

三年后的今天,沈兆轩也没有想打开封禁,入内一坐。

因为此间的主人,依然是音讯全无。

“师弟,你去了哪里?”

“可还安好?”

沈兆轩对着空气,喃喃自语:“你知道吗?我刚刚跟师尊一起与诸脉之主商量,他们都认定你回不来了,于是让宝玺、曾醉墨等人比武决定,选出一人,代替你与那魔宗七夜比试。”

“师尊勃然大怒,他说你一定能赶得回来,这是多此一举。”

他摇着头,带着苦笑,有些欣慰,继续自语道:“师弟,你知道吗?师尊是有多相信你,他相信你一定可以的。”

“我也是!”

沈兆轩依然在对着空气说话,仿佛那一阵阵从湖面上拂来的风,能将他的话传递到无限远的地方,传递到那个几年不见踪影的人耳中一样。

“师伯、师叔们拗不过师尊,同意将选人代替一事,推迟到三天之后。”

“三天后,师弟你若是还不出现,神宫颜面,不容有失,即便是请出老祖宗们出面,压下师尊,他们怕也会坚决做下去。”

“师弟啊,为兄相信你能赶得回来。”

“为兄就在这里坐着,一直到你回来。”

沈兆轩言至于此,闭上眼睛,似要假寐一下,一寐数日,到那个寄托了天云峰无限希望的师弟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突然,他又睁开了眼睛,眉眼带笑地道:

“对了,我差点忘了说。”

“三天之后,也是新的一代外门弟子正式入门的时候,真快啊,为兄又想起师弟你那个时候的样子。”

“只是听说,这一次的新弟子普遍平平,不如你们那一代鸾翔凤集,应运而生。”

“师弟,你是一选,寄托了无数人的希望,赶快,回来吧。”

这一次,沈兆轩在说完之后,再没有睁开眼睛,如在沉沉地睡去,一身气息融入身后水云间禁制当中,几不可察。

远在百里之外,一座峭壁悬崖下,“沙沙沙”地,有砂石在滚落下来,不断地撞击,不断地反弹,峭壁下万丈深的悬崖,将细微的动静放到了最大,一如一个沉睡经年的巨人,在苏醒时候,发出了一声长叹……

最新小说: 父爱如山大道君 十八岁才成仙,请问还有救吗? 我就是仙:开局掉下个小龙女 我在道观画符二十年 等我无敌后(我的修真和飞鸽传书日常) 穿越洪荒,我是截教大师兄 我老婆是天下第一 苟在神女仙门当隐藏大佬 君王从此不早朝 大魏督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