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日小说 > 武侠修真 > 三修奇仙 > 第三百二十六章 “请绝世入灭”

第三百二十六章 “请绝世入灭”(1 / 1)

“今日你若不死,前面不再无路了。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,去眼快杠杠的。”

宁风的声音,迎向呼啸而来,撕裂天地的剑气。

至精至纯,舍剑之外,再无他物。

为宁风在百年之内,废掉了秋之剑,反而让绝世剑神令东来回归了剑修至精至纯之道。

惟有至诚,才能极于剑。

此刻令东来施展的是至诚之剑,不再剑出则天地萧瑟,不再剑气纵横万里,甚至不再威凌天下,论及剑神之威,不再绝世,但是……

前面,已经有了路!

无论是宁风,还是令东来,全都知道,今天,只要令东来不死,剑不折,他再次出现后,就是真正的剑神。

天地不能困而束缚,宁风不能挡而挫折。

现在,绝世剑神令东来就是想要走,宁风也不肯放他离去了。

“那就这样吧。”

宁风手掌,骤然攥紧。

“咔嚓~”

一声脆响,冰裂纹般的纹路,爬满了他掌中的光明之山。

其声不断,裂纹弥补,最终一声脆响,化为齑粉。

光明之山,竟然——碎了!

宁风握碎了光明之山的手虚握着,仿佛手中握的不是光明之山的碎片,而是一把有质无形的剑,向着绝世剑神令东来的人剑合一迎去。

抬肘,挺剑。

简单动作,顷刻之间,宁风身后大日浮现而出,从喷薄而出的朝阳,一路演变至于中天大日,再至夕阳落日……

太昊金阙神章被观想到极致,又有崩裂之声,在天地间响起。

其源头,就在宁风的身后。

大日崩碎,飞散开为无数的光点,从身后洪流般地涌出来,汇入宁风虚握着的掌中。

一柄剑。延伸而出,凝而成形。

以光明之山的材质为本,以其纯净到极致的最后太阳真力为源,汇聚天地间无尽太阳神光。以之为剑。

“刷!”

一柱太阳神光,从九天之上破开虚空屏障,直落下来,落于宁风的头顶。

以身躯为桥梁,涌入光剑当中。

这是大日之剑。

宁风挺剑相迎。

一剑出。而诸天日落,举世皆暗。

一切光明,集于一剑。

至诚之间,大日之剑,轰然碰撞在一起。

两把剑,两道剑气,碰撞之点只有米粒大小。

宁风,绝世剑神令东来,两个人的距离,只有两臂长短。

大象无形。大音希声。

在这一瞬间,没有充斥天地的奇光,没有震天动地的巨响,只有凝固般地静止。

像是转眼功夫,又似是万万年光阴流淌而过。

“咔嚓~”

一声轻微到不是如此落针可闻,就会忽略过去的响动,在天地间响起,传开。

宁风眼角余光看到,他手上的大日之剑,有裂纹在延伸。仿佛是一群蝌蚪刚刚孵化出来,在游走,在分散。

倏忽之间,本就介于实质与虚幻之间的大日之间。脆弱得如高楼下摔落下来的琉璃,好像只要轻轻一碰,就会粉身碎骨。

宁风的脸色,一下子苍白下来。

他的身后,不再有大日之像,太阳洪流。一片空空荡荡,犹如某种存在,被天地伟力,彻彻底底地抹去。

他的体内,不再有奔流不息,铅汞一般的太阳神光,大日真力,虚虚荡荡,空空如也,尽呈现出贼去楼空之相。

宁风那一剑,是以毁去随身之宝,崩灭观想之相,以身为桥梁,用拔出体内的太昊金阙神章,既太阳法根基为代价所挥出的。

现在,这一剑,碎了。

“崩!”

宁风觉得这一声响动,只是在发生在他的脑海当中,现实里并不存在。

随着这一声响,大日之间崩溃,亿万道太阳光迸射出去,照透整个中天,透过界域屏障,照透了诸天万界。

随着大日之剑凝结而尽入黑夜的诸天万界,重回光明,甚至一些本就是在黑夜当中的界域里,在大日之剑飞碎的瞬间,亦是大放光明。

太阳雨来袭。

整个中天世界,尽落太阳雨。

仿佛有红日当空照,又有雨滴在飞洒,半在阳光,半在雨中,说不出的感觉。

大日之剑碎后,此后十日,中天尽在太阳雨中。

那是后话,暂且不提。

宁风沐浴在太阳雨里面,脸色苍白地望向对面。

那里,绝世剑神令东来毫无征兆地收剑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他慨然出声,然后环抱绝世之剑在怀,转身,一步步地向着九曲黄河大阵之外去。

原来的是什么,绝世剑神没有解释;

如此的是什么,宁风不问自知。

他站在原处,依然苍白着脸色,无力着身躯,目送着绝世剑神令东来一步步地向着大阵外去。

经行处,黄泉真水似乎也在畏惧,向着两侧放开,留出一条干燥无碍的道路予抱剑的令东来行走。

九曲黄河大阵因为混元金斗用来镇压猪妖横世之故,此刻亦不成为阻碍。

宁风原地不动,只是目送。

于是乎,绝世剑神令东来就这么用脚丈量着大地,一步步地走出了百里。

百里之地,稳健而行,需要多长时间?

想来似乎不短,宁风就这么看着他走过。

一直到百里之边缘,九曲黄河大阵之极致,绝世剑神令东来忽然止步,就那么挺在那里,站得笔直。

他的背影,仿佛是一杆标枪,直指天地;又如一并绝世之剑,擦拭锋芒,就要剑试天下。

一息、两息、三息……

十个呼吸的时间过去,宁风叹息一声,遥遥地,对着绝世剑神令东来的背影,拱手为礼:

“宁风在此,请绝世入灭。”

绝世剑神令东来那一句“剑名绝世,请君入灭”犹在耳畔,宁风此刻,却在“请绝世入灭”。

绝世的人,绝世的剑,即便是宁风自己亦分辨不清,他到底是在请谁入灭,或许,兼而有之吧。

百里之外,绝世剑神令东来,应声而动。

“砰!”

一声闷响,令东来单膝跪地,呈金铁交击之声,仿佛膝盖是金铁铸就。

“砰砰!”

又是连续两声,双膝跪地,拄绝世之剑于地。

今日之前,一步不曾退过,纵横当世,剑试天下,隔着万里手发剑气,追得天妖无名、猪妖横世上天入地,惶惶不可终日的绝世剑神,双膝跪地,拄剑方才能够不倒。

他的背影,即便是双膝跪地时候,依然挺得笔直笔直,直得凄凉。

宁风遥遥望着,一声叹息,脸色愈发苍白,摇摇欲坠。

叹息声中,他退后两步,几乎是跌坐下来,坐回琉璃王座,整个人倚靠在椅背上,仿佛如此才能不倒;两只手无力地架在扶手上,好像如此才能不坠。

叹息声下,绝世剑神令东来周身上下,所有窍穴,每个毛孔,“嗤嗤嗤”有声,一道道剑气在喷薄而出,激射四方。

方圆数里之地,尽为剑气所犁过,寸草不生,削平一切。

绝世剑神令东来一生积累的威凌天下之剑气,重新散于天地间。

伴随着剑气四散,一声声什么东西裂开的响动,湮灭其中,那是剑心崩碎。

绝世剑神令东来的身躯随之干瘪下来,不复伟岸。

宁风声音中,满是疲惫的味道,再次重复:

“请绝世入灭。”

“咔嚓~~”一声脆响,秋风乍起,天地萧瑟。

绝世剑神令东来的身躯无声无息地倒下,在他身下,是断折两半的绝世之剑。

同为绝世,一人一剑,一齐入灭。

又是一声叹息,一样疲惫不堪,却不是宁风的声音。(未完待续。)xh118

最新小说: 我就是仙:开局掉下个小龙女 我老婆是天下第一 大魏督主 十八岁才成仙,请问还有救吗? 苟在神女仙门当隐藏大佬 君王从此不早朝 穿越洪荒,我是截教大师兄 我在道观画符二十年 等我无敌后(我的修真和飞鸽传书日常) 父爱如山大道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