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日小说 > 武侠修真 > 三修奇仙 > 第两百零七章 九死大成,天降甘霖

第两百零七章 九死大成,天降甘霖(1 / 1)

“吱吱吱~~吱吱吱~~~”

万丈峭壁之下,随着沙石滚滚而落,似乎惊动了什么,无数个尖叫声传了出来。++++

听起来,像是猴子。

就是猴子!

转眼间功夫,一头浑身金毛的猴子冒了出来,冲着下面呲牙咧嘴一阵,于是乎“吱吱吱”的叫声停歇下来,一头头同样浑身金毛的猴子畏缩着缩了回去。

冒头的金毛猴子,显然是猴王一流。

它得意地扭头过,抬头向上看,猴脸上满是疑惑之色。

在它的身后往下地方,峭壁渐趋平坦下去,即便与地面依然呈现出倾斜姿态,上面却长满了一株株青木。

这些青木称不上郁郁葱葱,却诡异的都是果树,上面或多或少地挂着或青涩或饱满的果实,无怪引得一群猴子在此栖息。

喝退了族群后,猴王抓耳挠腮了一阵子,终于忍不住好奇,抓着峭壁上突出的石头,斜着长出了树木,蹭蹭蹭地向上攀爬。

片刻之后,猴王身后的族群和果树渐渐不见,隐于海波般的山岚当中,它的眼前,则有一处平台凸出在峭壁上。

看到凸出的峭壁,猴王脸上闪过欣喜之色,动作愈敏捷,三两下攀爬了上去。

下一刻,一只手臂挂在凸出平台上,猴王一个跟头,翻了上去。

在它面前,一座人形石像,纤毫毕现,眺望向最东的方向。

无论是身形正面所对,还是那无形的。但任何一个看到石像的生灵都能感觉到之绝望与眷恋。仿佛都在无声地渲染着要将东边天际看穿。一直看到世界的另外一头,寻找着什么……

“吱~”

猴王看到石像安好,兴奋地原地连翻了数个跟头,最后一个跟头高高地翻起,落下时候轻灵无声,正正好地落在石像的肩膀上,仿佛经过了无数次的演练一般。

它的确是演练了无数次。

猴王在石像的肩膀上蹭了蹭,好像是在寻摸一个舒服的姿势。随后就惬意地蜷缩在那里,眼睛半眯着,舒服如要睡着了一般。

以它现在的身量来说,人形石像不过是常人大小,区区肩膀方寸之地,哪里谈得上什么舒服?不过是习惯了罢了。

猴王记不得,它是什么时候开始养成这样习惯的,只知道第一次看到这座石像的时候,它还是一只什么都不懂得的小猴子,现在呢。它从小不点成长成了整个猴群最强壮的猴王,有七十二个妻子……

族群。妻子……,这些猴王过去几年孜孜以求的东西,突然间就让它觉得很是厌烦,与它们呆在一起,远远没有这么缩头缩脑地蜷在石像肩膀上来得舒服。

父亲……,这样的概念,猴王没有过,它只是知道这样很舒服,舒服得希望一辈子都能这么下去。

“吱~”

猴王突然惊醒了一般,瞪大了眼睛,出恐吓的叫声。

这是它的地盘,族群之中,无论是其他猴子,还是它的妻子,一个都不准过来,其他生灵更是不行。

除了……

猴王眼睛重新眯了起来,它看到一只有着漂亮翠羽的鸟儿落下来,占据了肩膀的另外一边。

猴王甩了甩尾巴,就算是打过招呼了,紧接着就好像什么都没有生过一般,重新进入半梦半醒的状态。

这只翠羽鸟儿,来得比它还要早,它早就习惯了,与其一起分享这个——家。

翠羽鸟儿同样对猴王视而不见,它在石像的肩膀上蹦来蹦去,好像是在用两只嫩黄的爪子在丈量着什么。

犹豫了好半晌,它颓然放弃,找不到安放鸟巢的好地方。

在这里,翠羽鸟儿一样觉得很舒服,很安全,每隔一段时间,它就会飞回来,叽叽喳喳地对着石像说话,仿佛石像能够听得懂一样。

现在它要下蛋了,需要一个温暖的巢,需要一个让它觉得安全的地方……

翠羽鸟儿和猴王一样,从来没有想过蹦跶到石像的头顶,更没有想过在上面筑个巢。虽然,那里怎么看都是一个上好的筑巢位置。

只是它们都知道,只要站到石像头顶上面,就会被一种无法形容的力量侵染,莫名地悲戚,莫名地流泪,莫名地痛苦与绝望……

这种东西,在它们还很小很小的时候,就知道了。

当初的印象它们太深刻,以至于在之后的数年间,只要想起就浑身哆嗦,再没有尝试过。

它们若是胆子再大上一点,不难现,曾经笼罩在那里,仿佛可以感染一切的悲戚,早就无声无息地消散了。

“咔嚓~~”

一声脆响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崩裂。

细小的沙石滚落下来,滚落平台,在峭壁上砸落再弹起,引出回荡声声,如之前惊动了猴王的声音一般,像极了一声叹息。

习惯性陷入沉睡的猴王和翠鸟一起惊醒过来,随即,无论是猴脸还是鸟脸,尽皆浮现出了一种名叫恐慌的神色。

在它们眼中,之前看上去还如常的石像正在生着惊人变化。

蛛网一般蔓延,无数细小的裂缝爬满了石像。那些裂缝如是活物一般游走,不放过石像身上任何一位位置。

那一声声的龟裂响动,一颗颗溅落下去的砂石,正是源自石像本身。

惊慌之下,猴王狼狈地从石像上爬下来,连滚带爬地离了凸出平台,又心中不舍,重新在平台上冒出头来,紧张地盯着石像变化。

翠鸟展翅而飞,又不远去,就那么声声地鸣叫着,在石像与平台的上方盘旋。

“哎~~”

一声叹息,蓦然而起。

“三年~”

“三年了~~”

那是一个男子的声音。初始时候生涩无比。好像是两块石头在摩擦。倍显苍凉。

随后,声音渐渐圆润,然而其中蕴含的沧桑味道,却如老酒陈酿下来,无形中感染得猴王和翠鸟潸然。

“原来如此……不过如此……”

一唱三叹般,男子的声音如同从三年之前传来,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,有彻悟。又有倔强,隐含骄傲,如历经了暴风雨与雷霆电,洗涤过后焕然一新的挺拔大树,傲视俯瞰。

“咔嚓~~咔嚓~~~”

龟裂声音密集到了极致,一股无形的风蓦然而起,环绕在石像周围,卷起碎石与烟尘,显得浑浊而狂暴,如要将三年沉淀下来的沉郁一起席卷。

翠鸟更加的高飞。猴王用爪子挡住了眼睛。

距离这一番惊变最近的它们即便是用尽了全部力气,依然看不见在风暴的中心。到底有什么事情在生是?

“啊啊啊~~~~~”

突然——

一声长啸传出,恰似一根响箭冲天而起,又如一颗巨石重重地砸落峭壁下深渊。

猴王和翠鸟真切地看到,在暴风的最中心处,一柱精气狼烟笔直而起,冲破一切,恍若三年的沉寂,只为了这一刻的爆。

下一刻,翠鸟猛地向下一坠,好像有无数只无形的手要将它拖下去;

下一刻,猴王身不由己地向前一扑,仿佛平台上有另外一只大力猴子,要把它拖上去一起玩耍。

一鸟一猴,前者惊吓得拍打翅膀都要折断,后者连滚带爬,就差一跟头栽落下去。

它们暴退到勉强还能看到平台与石像所在的位置,惊魂未定,远远地看着风暴蔓延,看着整个空间犹如塌陷,向着中心处汇聚过去。

蓦然间,一种它们无法形容,被人们名之为怅然若失的情绪在心头浮现出来,冥冥之中感觉到仿佛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,正在飞地失去。

“隆隆隆~~轰隆隆~~~”

闷响声声,如闷雷在滚滚而怒,从无限远的天边咆哮着过来。

天地灵气在飞地汇聚,形成了一个遍布大半个峭壁,直达天穹的巨大漩涡,席卷了方圆百里灵气,向着石像所在的地方塌陷了下来,好像那里有一个无底的深渊,正在无穷尽地吞噬着。

偌大天地,一下子压抑了下来,一切声响都在噤若寒蝉,仿佛在期待着什么,酝酿着什么……

突然——

“轰!”

第一声。

“轰轰轰~~”

第二声,第三声……

一声声开天辟地般的巨响,一道道惊雷从天上劈落下来,经行处,大片的峭壁破碎,无数的巨石焦黑,数不尽的土石在滚落下去,整片天地尽数被雷光所笼罩。

诡异地,无论是那翠鸟还是猴王,仿佛都在被什么力量眷顾着,一切惊变,不曾伤得他们分毫。

这种毁天灭地的威势,即便是这片峭壁在特殊,亦不能掩盖。

数里外,十余里外,一道道流光冲天而起,向着风云汇聚处而来。

更有一道沉寂了多时的气息爆如龙翱翔,如天柱擎天。

“九死……九死……”

“不到心如死灰,谈什么至死不悔。”

“没有到真正绝望处,不到最黑的地方,光明何谈珍贵!”

“原来如此……不过如此……”

宁风睁开眼睛,打开双臂,头顶是狂雷天降如怒,周遭是飓风席卷成狂,他缓缓地将这一切,拥入怀中。

——九死心境,大成圆满!

“昔微,不管你现在在何处,我都会把你找回来,或者,抓回来!”

宁风抬起头,眼睛缓缓在闭上,全身上下都在散着光,名之自信,又称坚定。

“便艰难险阻,何惧之有;纵千万人,吾往矣!”

“不过如此!”

宁风不知道第几次吐出“不过如此”四个字,真正的心中剔透,如最纯净的晶石,既能照见自身,亦能明见万里。

在它的头顶,忽有一滴晶莹,仿佛天之甘露,裹挟在浓郁的紫光当中,缓缓降落下来……(未完待续!

最新小说: 修仙:曹贼的秘密榜单 我在洪荒养剑 西游:我是妖王 如水剑道 洪荒:神级选择!开局收了祖龙! 修真门派战国路 志异世界,著书成圣 大唐斩妖人 我燃灯也是有追求的 修罗神帝